冬虫夏草vs蛹虫草

clavaria-militaris.jpg
(Photo Credit: Paul K via flickr.com)

中药材中的冬虫夏草声名远播,价格也长期居高不下,一直由于地球平均气温升高,冬虫夏草居住的最低海拔有往上提升的趋势,采集越来越困难。时至今日,蛹虫草已广泛为人所知,在吹起一阵菇类养生旋风的欧美,也把蛹虫草视为适应原,并且在世界各地广泛的被食用。不过冬虫夏草与蛹虫草就像就像鹿鹿与驯鹿一样仍然经常被替换,本篇文章比较的是冬虫夏草与蛹虫草本质上的不同。

在野外采集的冬虫夏草多为多种微米混合生长成型

冬虫夏草(Ophiocordyceps sinensis)及蛹虫草(Cordyceps militaris)皆属于虫生真菌,即寄生在虫身的真菌,在虫体内部长满无性世代的真菌菌丝后,会在适当的时间突破虫体长出为了人工生产冬虫夏草,人们希望从冬虫夏草上分离冬虫夏草菌丝进行人工栽培,第一个从冬虫夏草被分离出来的蝙蝠蛾拟青霉(Paecilomyces hepiali)。 ,为市面最常见CS-4菌种,以菌丝体型生产。另一个被分离出来的取向为中华被毛胞(Hirsutella sinensis。),DNA菌种鉴定后确认为冬虫夏草(Ophiocordyceps sinensis)的无性世代,而在不同地区采集的冬虫夏草常常能分离出不同的拟青霉菌属真菌。相对的,蛹虫草为单一菌种,可直接从野生蛹虫草中分离出单一进行进行量产。

bhutancs.jpeg
(Photo Credit: Dalong)

冬虫夏草必须寄生在蝙蝠蛾身上,而蛹虫草可以规模的工业化量产

一个中国云南的研究团队在野外搜集了710个冬虫夏草样品进行分子生物分类,发现虫的部分有27种已知物种属于蝙蝠蛾科勾蝠蛾属(Thitarodes,又称幽灵蛾)及无勾蝠蛾属(Ahamus),并在2019年3月发表在《动物学》杂志上。若要以人工方式生产冬虫夏草子实体并非不可行,但必须先饲养蝙蝠蛾科的蛾类,如果以无宿主的方式培养,则需要耗费更多的温控成本及再次的时间。

而蛹虫草的宿主很广,跨越鳞翅目到鞘翅目的昆虫都有被寄生的发现。于冬虫夏草,蛹虫草很容易以人工方式培养。我们使用人工智慧环境控制,开拓稳定且高品质的子实体。

冬虫夏草没有虫草素合成基因

虫草素为蛹虫草中当前发现的最高浓度的物质,在子实体中合成,菌丝体中只有微量存在。虫草素在细胞及动物实验阶段发现其效果为调节微观身体机能到最佳状态, 2018年中国科学院王成树教授解开虫草素合成路径,研究结果发表在《细胞化学生物学》期刊上,而在冬虫夏草基因体定序结果中则没有发现相关基因。

冬虫夏草为同丝交配型,蛹虫草为异丝交配型

冬虫夏草与蛹虫草都是属于中的子囊菌,子囊菌在交配后行有性才会产生生殖子。而子囊菌的交配行为又分为同丝交配和异丝交配,端看其染色体上的交配冬虫夏草的交配基因不是对偶基因,因此单倍体的菌丝可以自行交配成双倍体,且长大的子实体产生繁殖,称为同丝交配。蛹虫草的性别基因为对偶。基因,需要两个各自带有不同性别基因的单倍体菌丝配对交配,才能发育为双倍体发育子实体,为异丝交配。

由于这些本质上的差异,加上中国食药监管总局不断提出野生冬虫夏草重金属身超标的警告,冬虫夏草神话渐进破灭,蛹虫草声望逐渐提高。也成为当代保健食品巨星之一。


2019-12-03